标题图4.jpg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科研成果 >> 【《青年评论家》杂志专栏】历史铭记于心,未来始足于行——从《芙蓉镇》看今夕

【《青年评论家》杂志专栏】历史铭记于心,未来始足于行——从《芙蓉镇》看今夕
发表日期:2017-11-08 作者:刘开杨 编辑:汪梅 出处:

古华先生的小说《芙蓉镇》描写了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在我国湘西的小镇之上,不同社会成分的人民命运的跌宕起伏。受到文化大革命极左路线的影响,一个原本安详平静又不乏欢歌笑语的小镇仿佛一夜之间变成了充满明争暗斗,尔虞我诈的皇宫内院。

小说围绕芙蓉镇上最漂亮的女人“芙蓉仙子”胡玉音大半生的经历,叙述了在这场狂烈的政治风暴之下,人民所受到的摧残和折磨。小镇因芙蓉花而得名“芙蓉镇”。镇上卖米豆腐的女人胡玉音,因其人美嘴甜,又勤劳能干,而得名“芙蓉仙子”。然而,因其所谓的出身成分(母亲当过妓女,父亲加入过青红帮),玉音不仅因此而深感怯懦,为人处世事事小心;在别人还未给自己评价之前,自己就先给自己的身份地位降低一级,这也成为她日后被“文革”席卷的的重要把柄。

小镇的日子一直都过得风平浪静,直到有一天,镇上来了个国营饭店经理李国香,她是政治红旗的风向标,镇上的人们命运如何,基本上就掌握在了李国香的手里。她因妒忌胡玉音的米豆腐摊子生意兴隆,而国营饭店却廖无人烟,就处处挤兑胡玉音。胡玉音虽然有粮站主任谷燕山和大队支书黎满庚等人的帮忙,但仍然抵不上李国香手中的权力。后来,李国香升职成为革委会主任,小镇上每个人的命运转折就从此开始了。依靠勤劳致富的玉音被打为“新富农”,丈夫被迫害致死;本分豁达的“北方大兵”因为与胡玉音的一笔巨款粮账,被强制性的关禁闭;连大队支书因为与胡玉音有牵连也被降级。个人恩怨与政治局势的累加,使李国香更加确信自己的判断与行动。小镇上的人们似乎都在相互猜忌,好人被查,良人被抓,偏偏“运动根子”王秋赫一个“四肢不勤,五谷不分”的人却不断地升任。

权力是把双刃剑,而没有监管不受约束的权力更让人恐惧。在这样一个背景之下,李国香手中的这把利剑更是害人于无形。她的手往哪里指,周围的人民群众就要往哪里打。读者会问:难道就没有人反抗吗?有吧,只是敢于反抗,富于反抗精神的人太少了。在一个人人闭口不言的时代,人们只能顺流而下,逆流而上的人没有结局。

后来,李国香被小红卫兵当做“黑五类”来批斗,在每一个深入其中的人看来,确实有些大快人心之感。但是,这恶与恶之间的斗争是看不到希望,看不到光明的。不久,李国香的舅舅利用职务之便为其平反。生活与命运有时就是爱和你开玩笑,调笑着我们尘世间的每一个人,你讨厌李国香,厌恶她可恨的行径,憎恨着她对别人命运的操纵,但,我们似乎没有看到作者为她安排了一个多么让人拍手叫好的结局。

文革结束,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都开始了平反工作。之前遭到批判的各类人群,像胡玉音,黎满庚等大批的人民群众重新获得了身份的自由和精神的解放。历史的烟云给那个时代的人们头顶笼罩了一层挥之不去的阴影。我们无法对这些伤痛一一弥补,我们只能为之惋惜,为之遗憾。

好在所有的事物都是不断地向前发展的,倒退与痛苦都是短暂的,我们迎来了一个崭新的时代,“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中华民族的兴旺发达要不断地从历史经验中吸取教训,才不会重蹈历史的覆辙。

我们如今生活在这样一个和平的年代,不会再出现“文革”这样的悲剧,但是,时代变了,社会环境变了,每个人的观念也随之而变了,新的危机也会随之萌生。然而,无论怎么变,有一点是确定不移的:历史铭记于心,未来始足于行。

(刘开杨,2017级马克思主义哲学专业硕士研究生)

位读者读过此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