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图4.jpg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科研成果 >> 【《青年评论家》杂志专栏】中西价值观冲突下的我们该何去何从?——评电影《卧虎藏龙》

【《青年评论家》杂志专栏】中西价值观冲突下的我们该何去何从?——评电影《卧虎藏龙》
发表日期:2017-10-17 作者:罗永斌 编辑:汪梅 出处:

《卧虎藏龙》是由著名华人导演李安执导,周润发、杨紫琼、章子怡、张震等联袂主演的武侠动作电影。电影讲述了一代大侠李慕白有退出江湖之意,托付红颜知己俞秀莲将自己的青冥宝剑送入京城,交由贝勒爷保管,却不料当夜遭玉娇龙窃取,引出诸多江湖争端的故事。电影最后一幕是玉娇龙从武当山飞下了万丈深渊,对于这一幕,可以有多种解读。观众可以理解为在剧中传统文化的代表人物李慕白、俞秀莲的感化之下,玉娇龙深知罪孽深重,飞下深渊,了却生命以赎罪;也可理解为她不屈服于传统礼教的重压,“飞下深渊”象征着她去追求自由自在的生活;亦或是理解为她无法抉择,她的矛盾不可化解,只能飞下深渊了却此生……

李安是一个生在西方文化世界里的华人导演,他的骨子里流的是中国人的血液,因而他擅长从中西文化对比、矛盾和冲突的视角来拍电影。从他的父亲三部曲《推手》《喜宴》《饮食男女》到后来的《卧虎藏龙》,几乎都是在探讨“中西价值观冲突”这一主题。特别是《卧虎藏龙》中的玉娇龙,生在中国传统的礼制社会,内心却有一颗追求自由的心,她身上集中体现了中西价值观的冲突。在这种冲突下她该何去何从,成为李安在电影中企图探讨的一个重要问题。玉娇龙这一形象同时也是当下这几代人的影射,在中西价值观冲突时,我们是应当尊崇中国传统的价值观,还是遵从西方的价值观,当中西文化差异下的两种价值观互相冲突却又各有道理时,我们该何去何从?

剧中玉娇龙是生在官宦家庭的大家闺秀,父母决定了她的一切生活,甚至包办了她的婚姻,她只能受制于礼教,而她的内心却渴望着自由,想要以自己喜爱的方式追求自己喜爱的生活。当她父亲调入伊犁任职,她在随母亲进伊犁时遭到土匪团伙“半天云”的打劫,而意外认识了罗小虎。一开始桀骜不驯的玉娇龙时刻都想致罗小虎于死地,但渐渐地在心地善良的罗小虎的照料之下,玉娇龙慢慢喜欢上了他。当她想永远这样同罗小虎自由自在地生活时,却发现父母在四处找她。其实此刻的玉娇龙内心是非常矛盾的,她不想回家,想和自己爱的人在一起,过无拘无束的生活。但正如罗小虎和她说的:“如果我们一个女儿不见了,我们也会去找,我们的女儿也会想我们。”她不得不考虑父母的感受,无可奈何,她离开了罗小虎。当玉娇龙的父亲调回北京,为了巩固政治势力,他实行政治联婚,将其嫁给了鲁府公子。玉娇龙又陷入了深深的矛盾中,是服从礼教成婚,还是追求自由逃婚?不过这一次她选择了后者。逃婚之后,她苦于与罗小虎有缘无分,从“追求自由自在”变成“任性傲气妄为”,加上偷来了李慕白的青冥宝剑,她成了江湖上的“小霸龙”。李慕白做为道家高人,誓要导正玉娇龙的心性,將其从恶中挽回,但不料遭到碧眼狐狸的暗算,最终死于毒针。李慕白之死和俞秀莲对她的宽恕感化了她,她在电影结尾,飞下了武当山的万丈深渊。

尽管我们对于玉娇龙飞下深渊可以有不同的解读,但她身上体现的深深的中西价值观冲突我们是一致认同的。一方面她受制于中国传统的礼教文化,被大家闺秀的身份规范着;另一方面她的内心又渴望自由,希望和自己所爱的人在一起。她是一个矛盾体,是中西文化差异的集中体现,不知该何去何从?当下的我们又何尝不是呢?

我们当下的这几代人,大多生在中国,根在中国,中国传统的价值观影响着我们生活的点点滴滴,仁义礼智信成为影响我们的根深蒂固的价值观。但自新文化运动以来,西方的价值观:自由、民主、平等、人权越发深入人心。两种价值观的冲突真正扩大化是改革开放以来,西方文化涌入中国,我们俨然成了矛盾体。例如中西家庭观的差异。著名社会学家费孝通曾在其《生育制度》《美国人的性格》《乡土中国》等著作中指出,中国社会以家族为本位,家是社会和国家的基本细胞,家庭最基本的成员是父亲,母亲和孩子。父母、孩子构成了一个稳定的三角结构,没有孩子时不仅夫妻的关系是不稳点的,而且传宗接代的大任也没完成,所以才有“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说法。而在西方社会里,家的基本结构不是建立在父子关系上,而是建立在夫妻关系上,所以西方家庭以孩子能脱离父母自力更生为荣。同时,为了自由和工作,夫妻二人甚至可以不要孩子。这些观念放到中国传统文化背景中,简直是不可理喻。但在中西两种不同的文化背景之下,两种家庭观都有文化根源。类似的中西价值观的矛盾冲突还有很多很多。在冲突的价值观之中,我们该如何抉择?当下的几代人,正处在两种价值观互相冲突,但又“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环境下,挣扎着,不知该何去何从。

或许李安在《卧虎藏龙》中尝试给出了解决方案。电影最后,玉娇龙受道家侠士李慕白舍生取义的指点度化,最终走上了武当山。李安或许想借此点明,应当以道家“自然而然”的思想去指引出路。中国正处于社会转型期,面对全球化发展的大背景,中西跨文化交际中价值观冲突必然存在,我们不必过份执着于中国传统的价值观一成不变,也不应当过份崇拜西方的价值观,更不应自暴自弃,以为社会失去规则和秩序,而是应当看到跨文化交流中出现的价值观冲突只是一个阶段现象,只要我们彼此尊重各自的文化差异,增强跨文化交流能力,我们就能在矛盾中找到正确价值观的引领。

(作者:罗永斌,2017级外国哲学专业学生)

位读者读过此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