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图4.jpg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科研成果 >> 【《青年评论家》杂志专栏】十岁女孩上大学,是否急于求成?

【《青年评论家》杂志专栏】十岁女孩上大学,是否急于求成?
发表日期:2017-10-17 作者:温云超 编辑:汪梅 出处:

今年910日,河南商丘一名十岁的女孩到大学报到,她以352分的成绩被河南商丘工学院录取。女孩名叫张易文,曾两次参加高考,2016年因172分的高考成绩而落榜;今年49日报名参加了河南商丘工学院的单招考试,最后被该校电子信息工程技术专业录取。其父张民弢为其女儿的规划是不是揠苗助长?在以后的日子里,张易文会不会为自己缺乏童年时光而感到遗憾?这些确实是需要我们深思的问题。

对于此事,有些人认为这个小姑娘实际上是在复读班被灌了一年才能考到大专的,如果这一年继续和他爸学,结果会和去年完全一样,并且这孩子参加的不是高考。而另一些人则认为10岁的孩子能考到352分已经实属不易,心里羡慕不已,自己家的孩子还十分懵懂,而10岁的张易文已经开始了大学之路,让人望尘莫及。

十岁女孩,寻常的年纪,不寻常的路。张易文9岁参加高考,期间并没有接受过系统的义务教育,而只是在其父亲开设的私塾中进行学习,私塾的教学水平质量是有争议的。张易文的父亲张民弢希望女儿三年后接本,这样女儿20岁就可以读完博士,继而可以移民。张民弢开设的私塾中有8名学生,他想把女儿的教育方式在这些学生身上进行复制。在张民弢看来,国内的应试教育是有问题的。他认为,孩子的精神教育远比智识教育来得重要,他宁愿手把手地教育自己的孩子,也不愿意把女儿送进学校就读。至于张民弢的教育方式能否复制,我们仍然心存疑问。

十岁的孩子在各个方面都还不成熟,离开父母的张易文尚不能适应新环境,如何保证她的健康成长?张易文的舍友赵圆调侃自己“当妈了”,说张易文很依赖她,她去哪里她都要在后面跟着;赵圆说要找男朋友,张易文就不开心地嘟起小嘴说自己怎么办;赵圆晚上不想吃饭让张易文自己吃饭,张易文也不吃饭了,最后赵圆只好陪着张易文去吃饭。除此之外,在学习上,张易文说她除了对数学有一点兴趣外,对其他事情都不感兴趣,对于考试会的写写,不会的就瞎蒙。当被问到毕不了业怎么办,她说毕不了业就毕不了业呗。由此可见,张易文虽然取得了一个好学生的成就,却还没有补足一个好学生应有的心智。作为学生,理应认真读书,不断汲取知识的养分,以己所学,继而回报社会、回报祖国。

家长应该让孩子顺其自然地成长,遵循孩子的成长规律,发现孩子的兴趣点,不要想着一切都是为了孩子好而忽视孩子内心真正的想法,这样才能让孩子健康成长,才能与孩子和谐相处,让其感受到生活的美好和更多的幸福感,在人生的道路中走得更远、更稳。9岁的张易文已完成了高中的学习课程,其实这样的“神童”在现在并不算什么新鲜事。2003年出生的冷然,十岁高中毕业,而后复读一年,最后以理科603分,高出福建省一本线78分的成绩录取至华中师范大学计算机学院。陈舒音7岁读初中,9岁读高中,12岁参加高考,以总分620分高出一本线135分的成绩被浙江大学医学试验班(5+3)录取。我们可以看出,神童并不少见,各个出类拔萃。“神童”现象反映出,家长们对孩子的教育越来越求“急”求“快”。我们这个社会并不缺乏神童,缺少的是健康成长、快乐生活的童年。家长应该让孩子有自己的想法和爱好,培育他们发现和创造新事物的能力。张易文通过单招考试上大专,与通过高考上本科的“神童”比起来,是否是神童,我们暂且不议,而张易文能否适应大学生活,是否过得快乐才是我们应该所考虑的。

古往今来,神童数不胜数,但是历史给我们的启示则是:后天的教育比天赋更加重要。中国古代曾为了选拔优异的幼儿专门设置了童子科。但在设立童子科的过程中,却发现它有很多的弊端。后周的翰林学士、尚书礼部侍郎知贡举窦议认为,童子科的主要弊病在于:“使世人为了中童子科使子孙为官,而不顾幼儿的年龄特点,抑嬉戏之心,教念诵之语,断其日月,委以师资”。直到南宋时,童子科被彻底废止。这也是对童子考试的弊端有了清醒认识后所采取的正确措施。

对于张易文十岁上大学,我们应该看到,一方面,张易文的成长经历不应该进行盲目复制,每个孩子身上都有其闪光点,快乐成长才是必要的。另一方面,对神童,社会不应该过度地宣传报道,更不应该进行夸张地报道。不盲目崇拜神童,尊重孩子成长规律,才能保证孩子健康成长。每个人的人生道路都不同,对于张易文的选择,我们也要持尊重的态度。希望张易文能够健康成长,学有所成。

(温云超,2017级外国哲学专业学生)

位读者读过此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