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图4.jpg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科研成果 >> 【《青年评论家》杂志专栏】《天瓢》:骨子里的唯美,秋风秋雨秋梧桐

【《青年评论家》杂志专栏】《天瓢》:骨子里的唯美,秋风秋雨秋梧桐
发表日期:2017-10-13 作者:宋俪超 编辑:汪梅 出处:

  

曹文轩先生是我接触最早的一位作家之一,先前的作品《草房子》文字极致唯美,《青铜葵花》则纯净温暖,如今《天瓢》又是另一番感受,俊秀妖娆、尽显风流。故事中人物的爱与梦想,欲望与残酷,搀杂着阴谋和爱情跨越半个世纪像一幅巨幅画卷缓缓展开,带着潮湿的雨水味道,带着诗意的情感,带着对人性本质的理解,述说着她的温和,苍凉与孤独。

在读《天瓢》之前,曾在网上浏览过许多有关本书的评论,较之曹先生之前的作品来说,其小说《天瓢》算是一大跨越。曹先生一直是以儿童文学作家、青春文学教父的形象出现,在中国文坛,曹先生以“孤傲”的姿态,坚守着“永远的古典”,不竭地书写着美和美感。在《天瓢》中,部分内容被指责触碰到成人情色小说的领域,更有甚者将其划入情色小说的行列,指责她的暴露和对性的展示,使这部作品饱受争议。在阅读过程中,能够体会到这部作品包含着郁达夫小说《沉沦》的味道,她将性的苦闷与生的苦闷联系在一起,使性、色、欲既呈现出她作为生命现象的一面,又呈现出她作为社会现象的一面。他敢于大胆逾越文学禁区,并将其以特别清新、自然的方式呈现出来,仍不失文字的美感。

主人公抱着一块棺材木飘来,睡在一块棺材里飘走,终点即是起点,一切皆犹如神谕。一块棺木将5岁的杜元潮与他的父亲冲到油麻地镇,冲到采芹和邱子东身边。在美丽迷人的自然风光,充满童真的纯爱至善中,两小无猜的杜元潮和采芹情窦初开,却引起邱子东的嫉妒。杜元潮因身份的卑微一直遭受邱子东和同伴们的欺辱。成年后,在那个出生成分决定命运的年代,杜元潮经过痛苦的抉择后,最终放弃了朝思暮想、家庭成分不好的采芹,顺利当上了镇党委书记。身为镇党委书记的杜元潮和镇长邱子东在权力场上一天也没有停止过争斗。仇恨使他们计谋叠出,命运多舛,当邱子东终于在晚年打败杜元潮的时候,却发现杜元潮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童年的梦想和爱。

人生就是如此罢,繁华落尽,那些我们用尽毕生精力所追求的甚至为此牺牲掉性命的东西,都是过眼烟云。人性的美与丑,还有那尔虞我诈的政治斗争与人物的命运间的相互纠缠,终将冰释前嫌。故事中主人公邱子东被权力的仇恨支配了一生,在政治场上与杜元潮争锋相对、明争暗斗,但在晚年终于打败杜元潮时却无比坦然,与服刑归来的杜元潮不像是在政治上争斗了半个多世纪的对手,那只属于男人之间的对话,没有过多的寒喧,只是简单的交谈,却充满了关切与温情,仿如多年未见的老友。

在权力与欲望的纠缠错乱中,人的劣根性与丑陋一面的暴露,阳光下外表的光鲜靓丽与被利益扭曲的狰狞面孔形成鲜明对比。为了复仇,不惜以乞丐身份穿梭在城市车水马龙的邱子东,在发现采芹与杜元潮的秘密时,面对童年青梅竹马的采芹泪眼婆娑地苦苦哀求,也只能以呼喊来发泄,草草作罢。人性的卑微和丑陋,在真相浮出水面的那一刻闪耀出生命的尊严与光辉。只有历经年少时的萧瑟情感,才能领悟爱情的真谛;只有历经坎坷波折的道路才能磨练自己的心智;只有历经那么多的无奈与无助,才能明白现实的残酷。所有的一切在命中都自有定数。

油麻地镇雨,仿佛没有停的那一天,打湿了青年的衣衫,将一段有关青春的往事清晰地展现。文中字里行间都带着温热潮湿的气息,迎上我们的面,浸润了我们的心。语言的优美与情节的震撼相互交融,细水深流地浸入我们的内心,隐隐作痛。读罢,只觉得内心的沉重与丰盈。爱与恨的斗争与交织,仿如一张巨型的网将人物的命运紧紧地联系在一起,当杜元潮的生命接近尽头时,之前的年少轻狂,之前的轰轰烈烈,随着水流浮沉飘忽的棺材,以及棺材上方那似莲花倏忽盛开的鸽群,过眼烟云般的消失远去......天荒荒,地荒荒,岁月也荒荒。

(作者:宋俪超,2017级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专业学生 )

 

位读者读过此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