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图4.jpg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科研成果 >> 【《青年评论家》杂志专栏】剪衣与索赔——警惕标题党臆造的“社会矛盾”

【《青年评论家》杂志专栏】剪衣与索赔——警惕标题党臆造的“社会矛盾”
发表日期:2017-10-12 作者:谭晓颖 编辑:汪梅 出处:
 

922日,一条医生剪掉患者衣裤遭索赔的热点新闻继榆林产妇事件后再次将医患矛盾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医生抢救患者时剪坏衣物遭索赔千元” “要钱还是要命?医生抢救病人剪坏衣服被索赔……诸如此类的新闻题目用短短几个字就将救人赔偿两件看似不相干的事情冠上医患关系的外衣丢到舆论里坐等其沸腾发酵。农夫与蛇” “恩将仇报” “以怨报德……看到这样的标签,快消型受众再次燃起正义之火,纷纷迫不及待地为医生站台,将矛头直指患者。然而与榆林产妇事件医患双方的剑拔弩张截然不同,这一次,当事双方用相互理解化解了一次差点被新闻媒体带偏节奏的“医患矛盾”。

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当事医生夏某表示,经历此事后,再遇到危险情况,该剪还是会剪,也检讨自身工作可以更细致。原本站在舆论制高点的医护工作者们不仅凑钱对患者进行赔偿,大方承认自己确实没有妥善处理患者衣物、财物的失责之处,也申明了作为医者,面对紧急情况,剪衣程序并无不妥,日后在执行这一程序时会更加细致些。

而从患者角度来讲,这起事件在处理上也并无不妥。首先,患者父亲在得知财物与衣物一起被丢弃后,向医院提出了索赔申请,被拒后才寻求警方帮助,在程序上无误。其次,在李平(新闻中的化名)父亲手写的《收条说明》称,李平2017911日因呼吸心跳停止在中南医院急救中心抢救,遗失袋内物品(现金伍佰元,数据线一根,身份证、银行卡各一张),要求贵中心赔偿损失1000元,该中心医务人员应要求,赔偿现金1000,说明其索赔的对象是损失物,而非新闻标题所引导的剪衣赔偿费。最后,患者父亲在采访中也曾表示,对医生全力抢救儿子生命表示感激,但一码归一码, 医院未按规定将患者口袋里中财物交给家属,工作失责导致患者财务损失理应赔偿。综上说明,患者一方并非想因此碰瓷医院,减免医药费,只想索取属于自己的财务损失赔偿。无论是维权的缘由、对象,还是维权的程序和途径,都合理合法,完全是一起正常的民事纠纷,无需上纲上线到过高的层面去解读。

当事双方依法依规,和谐处理矛盾,整个事件的参与者并未呈现出任何过于激烈的冲突,而舆论却沸沸扬扬,生怕找不到一个肇事方,这难道还不奇怪吗?新闻标题移花接木地将索赔原因引向原本毫不相干的剪衣程序,将之冠以医患这个在激发舆论中屡试不爽的关系对子,试图将受众引向患者方因抢救时剪毁衣物的急救正当程序而勒索医生的错误认知,以期增加新闻的冲突性,最终报道效果却使得公众对整个事实缺乏一个全面的、真实的了解。原本消费者维权意识提高,医生工作更求完美,涉事双方相互理解,和谐处理权益问题的良性医患关系却被曲解为医患冲突,这中间媒体应负主要责任。

媒体作为大众的眼睛,却利用新闻标题故意引导舆论走向,试图挑起舆论之战,给本就紧张的医患关系添柴加火,这种做法不仅给当事双方带来困扰,更暴露出部分媒体人素养的滑坡和行业道德的缺失。作为受众,我们需要更专业和客观的报道,然而现下媒体新闻报道质量良莠不齐,对于利用标题引热度,利用冲突刷流量的新闻,大众必须警惕!一方面我们需要增强辨识度,避免只看标题,不核对内容就对事情做判断;另一方面,我们也要审慎使用言论自由的权利,勿使舆论监督沦为伤害他人的凶器。

(作者:谭晓颖, 2016级外国哲学专业研究生)

位读者读过此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