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图4.jpg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科研成果 >> 【《青年评论家》杂志专栏】爱的无解命题——评《嫌疑人x的献身》

【《青年评论家》杂志专栏】爱的无解命题——评《嫌疑人x的献身》
发表日期:2017-10-11 作者:宋俪超 编辑:汪梅 出处:


《嫌疑人x的献身》原著卷首语有这样一段话:“究竟爱一个人可以爱到怎样的地步,究竟怎样的邂逅可以舍命不悔。逻辑的尽头不是理性与秩序的理想国,而是我用生命奉献着的爱情。”在看这部改编影片之前便已读过作品,被其中的况味击中,作为推理作家东野圭吾的代表作,它少了几分悬疑,更多的则是感动与温情。人性的复杂与爱交织的罪恶,使真相扑朔迷离,“任何问题都有答案,而答案未必需要立刻导出,这一点同样适用于人生”,或许不必太真切,留有余地,这才是美的奥义。

金石固是让观众喜欢的一个角色,不可置否,这种喜欢包含着怜悯,夹杂着同情,当然,还有敬佩。原著里对他的描写甚至于丑陋,矮矮的、胖胖的,走路时有些驼背的秃顶中年男人,但这些并不妨碍我们对他的认知。他对数学的狂热让人吃惊,他把自己关在小黑屋里日复一日地进行疯狂演算。他本梦想研究数学却因生计所迫,放弃了继续进修的机会,在一所三流高中里教书。学生不领他的情,更无法理解他的那份执念。他将一生的热情与生存的意义全部押在了数学之上,在自我封闭的世界里,他醉心于演算数学难题,他的疯狂日益增长。当他与数学的恋爱让他几近于疲惫,机械的推理得不到证明时,他想到了结束自己的生命。就在这时,花善和允儿叩响了门,递上了一份简单的便当,她们就像天使来到人间,挽救了绝望的石固。
    时间的齿轮转动得着实到位,使一切在这个节点发生了戏剧性的转变。这仿佛是命运的编排,又似命运对他开的一次玩笑。生命本因终止的他被花善救下。他注定了要用他的余生来偿还从这名女子那里得到的温暖与愉悦。石固看到花善,不似宝玉看到黛玉、程蝶衣看到段小楼、杰克看到露丝、亨利看到洛丽塔,但石固看到的确是以她们为名的光芒。突如其来的善意化作甜蜜的暖流,爬升进空气,顺着敞开的窗冲撞着石固的心胸。
    有人说,“这世上,实若没有爱,不知道要避开多少往事”,那应该是一个冷漠却空前清净的世外桃源。与外甥女相依为命的花善本可以平静地生活,可纠缠不休的前夫总是来找麻烦,不堪虐待欺凌的花善将匕首指向了前夫。石固察觉了一切,他为了保护花善精心设计了一场谋杀,用罪恶去掩盖罪恶。为此,他抛下一切,引诱一个流浪汉作为替死鬼,彻底斩断了自己的后路。当一个人的动机因爱而变得单纯时,他的冲动,他的行为都得到了原谅,哪怕这个过程是血腥的、是肮脏的、是丑陋的。为了留住心底的那份爱,他几乎要掏空自己的所有。奉献、牺牲、献身、落幕,精准地导演了他人生的最后剧目,完成了他设计的一道谜题。“设计一道谜题和解题哪个更难”他终于可以回答了,“你不用爱我。但请你明白,没有人比我更爱你。”当爱的注解不再是占有和依附时,情感也变得分外悲壮。

人类并非愚蠢的生物,却会明知前方是万丈悬崖、结局早已注定,仍不顾一切、奋不顾身、舍命不悔,而愈加天才的人愈加追求纯粹的爱。“最纯粹的爱情,最好的诡计”,在这场自导自演的悲剧中,石固自卑而又无私的执着,注定了他只是黑暗角落里,孤独守望太阳的野草罢了。当花善冲进房间疯狂地朝他大吼,指责他给予自己的压力让她无法呼吸时,他望着流泪的花善,说不出一句安慰的话。她把自己的付出当成了有所图,被误解的他没有一句辩解,因为,这,也是他计划中的一步。

无数的人们无一例外地被归为和郑刑警一样的普通人,石固的爱情是不被普通人理解的。在做一件事情前,我们会权衡利弊,我们会精打细算,恨不得搬出天平,看看几两的付出,究竟能得到几两的回报。可是,爱是无法用理论和实验来计算和证明的。

“就算揭露真相,也没有人会幸福”。背负用生命换来的成全,一旦放在阳光下,真相也会变得扭曲且狰狞,所有参与其中的人都变得不幸。石固用不求回报的牺牲担下了所有罪责,他把对数学的狂热演化为对所爱之人的义无反顾。对他来说,花善幸福,他就幸福,这是等式的两端。可这份沉重的爱低到了尘埃,滴着血淌着泪,柔弱的花善在得知石固的真正动机后瞬间崩塌,悔恨愧疚将伴随她的一生,她不会安心,亦不会幸福。他们的余生将活在黑暗中,永远也无法走出梦魇,没有出路,也没有未来。

庸俗如我们,喜欢遇事求一个解释,喜欢刨根问底、穷追不舍,却在不经意间看到对方的底牌时,才知道,真相揭露的那一刻,不是结束,而是灰飞烟灭的开始。原著中郑刑警的原型汤川学在最后说道:“爱情的公式是不可解的,到底加上了什么又乘以了什么等于了爱情,谁能说清。”石固于花善的爱像是不等式的两端,到底是谁拯救了谁,我们都给不出答案。这样的感情是否应被称之为伟大?但至少,如此极端、浓烈的爱令人动容,而真正伟大的情感也不应该被简单的定义。

镜头聚焦在了石固身上,从不顾及外貌的他,在自首前缓缓打起了领带,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他应该是幸福的吧,至少,有那么一刻。 

(作者:宋俪超,2017级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专业学生)

位读者读过此文